玩家对各个主角都有着自己的理解,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是玩家“黎谖”分享的《仙剑奇侠传6》人物性格及剧情分析攻略,快跟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总起 老三

依旧是简单粗暴的人物简评,说别的会吐槽的比较用力,还是免了。

先提一个问题,困扰我将近二十年的问题。是这样的:仙剑一里逍遥回到十年前用自己一直带着的木剑换了小逍遥的玩具——水灵珠,十年后的小逍遥又用这把木剑换了十年前的水灵珠,所以说,这把木剑到底是从哪儿来的?昨天跟我爸讨论了一下,然后我游戏就卡BUG了,我觉得这是木剑的诅咒。

想用这个问题引出的是:老三之死中的一些我死活想不通的问题。按照当时的状况来看,祈是在看到老四踢今朝脸时彻底爆发的,如果老三没有带老四,那么祈不会爆发,不会发大招重伤老三,老三也就不会负担不起进而要换一个人出来代替自己。不过不换的话仙剑6就没主角了,所以像五前一样,这依旧是个坑。

这代完美继承了五前塑造人物用力过度的缺陷,而且更用力了,以至于某些角色的表现被过度塑造的性格彻底带歪。捧得太高夸的太美就是黑。

之前吐槽了老三,作为弥补开下脑洞。

老三看似乐观,实则悲观,这人的自我厌弃情绪不小,只因他太贫,所以部分泄露天机的台词被忽略掉:

“……倒不如说,发现他时我还有些窃喜,到了最后,或许能由他来承担……本该由我承担的罪孽。

“不要以为我们有多了不起,牺牲了那么多无辜的人来成就自己的信念,我们都是罪该万劫不复之人啊。

“我们手上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我能有这个赎罪的机会,也算幸运吧?

“老大,我这一生虽不能说无怨无悔,但所作所为皆是我自己的选择。”

老三恐惧的并不是死亡,而是被遗忘。我估计他在信里并没有写清楚自己为毛受了重伤,否则以老大的行动力老四就被关起来了。那么他不写清楚的原因是,作为一名医者,他实在接受不了用少数人的生命去换多数人的未来,但是他又没有别的办法。交换越今朝对于老三来说是解脱,但是因此让所有人都忘记自己并不是老三能接受的代价。

在他领便当之前顺便也给老大领了一份,“倒是越今朝和祈,他们二人何其无辜,却要为我们的无能而承担后果……你若是觉得有愧于我,不如为他们做点什么吧。”这就是最后老大做出莫名其妙行为的原因,即使忘了有这样一个人存在,这个愿望也被老大记住了。

再来说老三和今朝。老三和今朝真的挺像,他自己起的名字,他身上的特质——情商高、奶妈、老妈子属性、包括对祈的不忍和怜爱。同时他也做出了调整,他放大了自己身上的特质,尤其是对祈的感情,这成为越今朝最初的属性。

“祈又不是刀剑那类死物,让她像个普通人一样,咳咳咳……真正‘生活’几年,不是很好吗?

“原本只是在无聊或者想事情的时候舒缓心情之用,后来因为小媛很喜欢这些小玩意,老缠着我编,便熟能生巧了。”

“你会煮鸡蛋面吗? 祈很喜欢吃,我也很喜欢。”

妥妥的一样。

居十方

为了居十方,我打开了自己的脑洞。

居十方出场时,他的光环整个被其他主角以及配角朔璇抢走,我记忆力虽不能算最好,但也不算差,而当时他的台词我只记得“馒头”,还多亏了CV配音恰到好处。

对我来说,他是很少见的出场时几乎没什么存在感的主角,之后的发展让人稍微有些不解,因为十方的发展方向很悲剧地从“没存在感”到“略烦”,有这样感受的同时又觉得这个角色真是太真实了。

就仙剑而言,看到尸体会崩溃到吐的,我好像没见过,或者见过也记不得了。仙1断头尸体仙2红烧妹子都给我留下些许心理阴影,但是主角们就这么过来了。游戏一代一代出,在我已经彻底漠视了游戏中死人啊奇形怪状的尸体啊吐口水苍蝇男赤裸蛇女脑袋肿大的蜘蛛后,这个角色跳出来了。看十方一边吐一边做心理建设,有些感慨,我终于在仙剑系列里看到一个正常人了。

三外、五前、仙6都有部分角色被迫成长,三外几乎是全员,仙六则是越祈,十方并不属于这类,他是主动成长的那类,因为这个“略烦”变成了“屌炸天”。主动成长的还有洛昭言,只不过这两人的主动成长程度完全不一样。

说句公平一些的话,如果没有遇到主角一行,居十方可能会成长,但更大的可能是永远保持那个窝囊懦弱的样子。

居十方

居十方的性格悲剧源自他的母亲、左冠人、温仰等支持他的人。

他的天赋被牢牢压制在他母亲的光环之下,从NPC的话中可以大致了解,十方的母亲很可能是设计驭界枢的人,这位牛逼的母亲创造了奇迹,同时差点毁掉了自己的儿子。因为十方的起点太高了,他的目标是做出比豆包牛逼的机关,但是他违背了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如果他的起点稍微低一些,从含沙射影啊暴雨梨花针啊孔雀翎之类的开始,想来他的机巧堂绝对生源好。除此之外,从居十方的言行之中也能看出,他在成长过程中得到的打击比赞扬多的多,所以他极易自我怀疑;而他得到的赞扬都是些什么:

“不说了!十方你记着,盟主和我都相信,总有一天你一定会让机巧堂名震天下的!”

“居堂主,对不起了啊。你的机关还真有几分厉害……”

这所有的赞扬都建立在居十方母亲发明的豆包身上,一边赞扬,一边给他压力。

被束缚住的居十方不敢告诉别人豆包不是他发明的,说了就完了,因为豆包所以一直认同他鼓励他支持他的左冠人温仰其实是在进一步加重他的负担,有了他们撑腰,原本能驼着背走路的居十方变成了跪着前行,他对做出比豆包更牛逼的机关也更执着了。

居十方被前人的光环剥夺了“成为自己”的资格,旁人由于豆包加诸给他的自信都是假的,本质上他看到的都是自己的缺点,无视自己的长处,怕与人交流,怕被人拒绝被人否定,将自己彻底保护起来,不接触就没有伤害。

然后他碰到了主角一行。

居十方最初的想法很简单,他不想回正武盟让别人指指点点,他想跟着一起对付邪教,让自己不再被说是废物。目的很好,但他对自己定位全错,十方从来都不知道堂主是什么意思,而且他眼中最重要的是豆包,莫说旁人的生命,连自己都比不上母亲的遗产。

“今朝看来十分消沉,徐大哥他们死了,说不定我和“豆包”也可能会……不,豆包是娘留给我唯一的东西,我一定要尽力保护它……”

再说邪教总坛关机关时,即使所有的人都知道豆包是遗产,十方也落不着好,死物和人命毕竟不一样。另外我是真的觉得闲卿洛昭言忙着暧昧并没有听清十方在说什么,而且一个是纯爷们儿,一个是人类行为观察者,即使听到了,会往心里去么?

毕竟夏侯瑾轩就那么一个。

其实我挺想知道如果十方没有了豆包的桎梏,会不会提前蜕变。在顾寒江过世后,居十方开始研究可用的机关,豆包在他心中的地位慢慢没有那么重了。同时,他开始接受真正的自己,包容接纳有缺点的自己:“我现在……已经不想当英雄了。今后只要能帮上别人一点忙,我就很开心了。”

仙六的主角团非常复杂,每个人精神都有问题,这些精神病还都有不能说的秘密,在关系转暖后也都选择性告诉同伴一些可以说的东西,他们慢慢摸索出对方是不是需要帮助,然后在解决集体问题的同时捎带着帮着解决一下个人问题。

客观方面来说,仙六的背景一如既往的又宏大又小家子气,在这种每天都有人挂掉,如果不继续前行就会有更多人挂掉,也不知道自己会在哪天挂掉的情况下哭唧唧实在煞风景恶心人。我非常喜欢告别居十方那段,因为不煽情,却让人觉得沉重。

主角团强行将十方从地上扯起来,即使扯断了他的胳膊,但是十方因此站了起来,最重要的是他本人并不反感。玩家们又替他不平什么呢?

有些好笑。

你看到了他的痛苦,他无法融入团体,没人理他,没有人因为他的死痛不欲生,这都只是你看到的,你却没看到居十方的努力,他是如何融入团体,越来越有存在感,甚至于他艳羡倾慕的姑娘都对他刮目相看。

这才是对居十方最大的侮辱。

明绣

先写十方和明绣,虽然分析的不好,但希望尽一点儿力让愿意看的朋友们再次理解这两个角色。

看到明绣的立绘时觉得完全萌不起来,稍微熟点儿的小伙伴都知道老衲喜欢抖S女王,结果这个萌妹造型的大姑娘是个超级抖S……好想给她跪下。

之前说过,仙六主角团都是精神病,明绣是PTSD患者,由于寒江兄二把刀,她的病没治好。后来以毒攻毒居然好了……

所以说童年阴影伤一生啊同志们,结婚前一定考虑好自己是不是心智成熟到可以培养一个新的干净的生命。

从顾寒江说起,他是夏侯瑾轩的徒弟,二人本质相同,但行为方式明显不同,比如拆门,这明显是跟瑕学的。夏侯夫妇真是人间兵器,嘴炮洗脑不成的话直接动手揍服。我是真的觉得明绣着急了就动手的毛病也是继承下来的,显然很有效,虽然很值得黑。

顾寒江对待明绣始终有种赎罪的意味在内,不然以他对付十方今朝的手段,明绣的病早好了。他认为自己不够谨慎才导致了明绣的悲剧,所以在顾寒江原则范围之内,明绣想怎样就怎样。受他的影响,闲卿也同样这样对待明绣。

先说下我所理解的顾寒江、闲卿和明绣三人间的关系。老衲一贯不喜分析爱情,所以这里自动忽略这方面。

这三人中,顾寒江是很典型的父亲的角色,他身形高大,文武兼修,有房——有一座山啊青山绿水小别墅还好几间房,有车——云来石,有地位——南林北沈四大家族包括蜀山都歇业后的继任者正武盟盟主跟他兄弟相称,威严温柔又幽默,可以挡住一切灾难祸患,宠女儿。——虽然建模特别丑。

中二病晚期的妹控哥哥闲卿:哦你们人类真有趣呢,敢欺负我妹妹杀你全家,爸你好烦,爸你死了我好难受。闲卿面冷心热,嘴上不要不要身体特别诚实。

幼年时有过不好遭遇所以患有PTSD的妹妹明绣,因为经历太惨所以家人过于宠溺,并没有及时治疗。别觉得奇怪,一个孩子遗传性自闭症,有个得自闭症自杀的叔叔——虽然我一直觉得他叔叔应该是受了刺激所以…父母怕小孩儿也自杀,所以一直采取放养的方式让孩子想怎样就怎样,完全不去治疗。自闭症孤独症有几率遗传,治疗不一定有效,但至少能给病人确立行为规范,让他们学会自保。

在宠溺下长大的明绣十分依赖养父和大哥,由于雏鸟情节更依赖养父——这没啥好分析的,顺便“暗恋”不过是扭曲了的依赖和崇拜。到了仙六她出场时,这种依赖之下流出我非常在意的另一种意味:恐惧。

幼年的经历和顾寒江不知道如何面对只能逃避的行为,让明绣生出“我总会被抛弃”的想法,被村人送去给山神是为抛弃,母亲死去也属于抛弃,那会不会有一天被师父抛弃。

当然会啊,其实她非常清楚顾寒江总有一天要离开自己,所以她不愿接受钥环:我只是讨厌看见未来却无法改变,并不是认为师父守护泉眼没有意义!

明绣长歪了以后顾寒江和闲卿发现这事儿不对,所以强迫她与外界接触,因为她过于依赖顾寒江,顾寒江的要求明绣绝对不会反对,除了找个小男盆友。

十方昭言主动成长,越祈明绣被迫成长。不过越祈和明绣被迫成长也不一样,越祈的改变属于晴天霹雳,而明绣清楚自己需要改变,但固执的不愿改变。

明绣在顾寒江过世前其实已经开始接受同伴了,只可惜太暴骄,但是好大哥闲卿对她的行为进行了全程解说。比如十方今朝与正武盟徐陈二人打赌比试时,明绣也去了,闲卿恰到好处的呵了她一下。

越祈居十方洛昭言这三种人是克制明绣的利器。越祈——你骂我我听不懂我还能给你卖个萌略略略,居十方——你骂吧反正我该骂骂完你就别生气了,洛昭言——我惹你生气了吗那你打我好了喂你们别欺负明姑娘。最要命的是前两个缠人啊……

就这样,在师父的强迫、闲卿的推波助澜、主角团无意识地配合下,明绣慢慢变化,这个变化显然太磨叽了,于是编剧neng死了顾寒江。

这下是真的被抛弃了。

明绣讨厌变化,在此之前她的所有行为用“顺其自然”和“看你不爽”足可概括,所以她想要把顾寒江弄回来,直到归墟界督玩弄了她的记忆。明绣的变化始于顾寒江,顾寒江让她“想做什么”,爆发于归墟,在这里她学会了“面对并接受事实”。同时,团队里与她感情最淡的越今朝也出言维护了她,归墟bug虽然恶心人,但实在是一个大转折点。

明绣开始意识到世上有比迷恋一个人更有趣更重要的东西,挡在自己母亲之前的明绣最后挡在了六界苍生之前。

我觉得写到这儿已足够,多了反倒累赘。

至于她和居十方的矛盾…仅仅是单箭头的矛盾,而且明绣后面接受十方道歉时的回应也能理解,理智上知道并不能算是你的错,但情感上无法释怀。

明绣对洛昭言的态度很有趣,一方面不爽自己的死妹控哥哥要有老婆了,一方面又“老娘家的猪终于知道拱菜了”。所以她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帮闲卿追老婆,因为昭言太迟钝。

洛昭言:我?我……我想在我有生之年,让江湖中人都记住,西域有一个洛家,有一个洛昭言。

明绣:世叔,洛家主如此志向远大,不知您又有何心愿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